离岸金融中心,真的是避税天堂?

新闻 37

它只是散落在加勒比海中不起眼的一片小岛,四十几个岛屿总共才153平方公里。可这片在地图上几乎没有踪影的群岛偏偏成为全球拥有企业数最多的地区之一:共有80多万家企业注册于此。它就是世界著名的离岸金融中心———英属维尔京群岛。...

日前,在市工商局举办的“市场准入与公平竞争———2005上海国际研讨会”上,英属维尔京群岛财务委员会第一任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安得森·马莎维尔斯再次将众人的目光聚焦在离岸金融中心上。市工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上海外资企业中来自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投资主体共有1732家,比去年同期净增267家。而从更大的范围看,在中国内地十大外商直接投资(FDI)来源地中,英属维尔京群岛已连续四年位居第二。

当越来越多的企业从英属维尔京群岛涌进中国,离岸金融中心的利弊也同时展现在面前。

750美元注册境外企业

相信吗,只需750美元的注册费、不需要前往注册地,就可以在一个工作日、甚至一小

时内成立一家境外企业?如果将这一问题交给代理注册离岸公司的中介机构,就会发现这不是神话。

日前,本市金融市场已经出现了一批以代理离岸公司注册为业务的中介服务机构。在缴纳一定的服务费后,企业或个人只要支出750美元~1000美元左右的注册费,就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纽埃岛、塞舌尔群岛等地区成立公司,而且是百分之百的境外企业。

可不要小看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岛屿。在金融人士的眼里,它们都是大名鼎鼎的离岸金融中心,允许国际人士在其领土上成立国际贸易业务公司。马莎维尔斯介绍,离岸公司具有高度的信息保密性,没有外汇管制,更不用承担沉重的税务负担。所有的离岸开发区均不同程度地规定了离岸公司所取得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免交当地税,有的甚至免交遗产税。如果企业通过设立离岸公司妥善安排税务,就能取得合理避税的结果。离岸金融中心因此被称为“避税天堂”。

成立离岸公司还是企业避开关税壁垒的有效途径。企业,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向美国等发达国家出口产品,通常需要申请配额及一系列的相关手续,为此需要多花费一两倍的成本。如果该企业拥有一家海外离岸公司,由企业向离岸公司出口产品,再由离岸公司向发达国家出口,就有可能规避关税壁垒和出口配额限制等。

此外,部分企业开展跨国经营可能会受到母国政府的种种限制,而这点在发展中国家特别突出。在这种情况下,离岸公司便捷的申请过程和优惠的税收政策就显得相当具有吸引力,注册一家海外离岸公司是企业走向世界、开展跨国业务的捷径。

难以摆脱“洗钱”嫌疑

由于离岸金融中心的有关数据和公司信息不透明,这些地区究竟有多少与中国内地有关

的离岸公司,迄今也没有一个统一、众所公认的统计,不同来源的数字相差非常大。不过,研究人员估计,在目前80多万家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企业中,大约有近20万家与中国企业有关。

庞大的数量和难以完全掌握的信息使离岸公司发挥正面作用的同时,也成为助长洗钱、诈骗、转嫁金融风险、侵吞国有资产和公众资产的“温床”。据不完全统计,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大约有4000名腐败官员逃往国外,带走了大约500多亿美元的资金,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离岸金融口岸发生的。这些官员一般都是通过“可信赖”的离岸公司,打着开展海外业务的旗号,将自己手中的钱存到该公司的境外账户上或自己的境外账户上。

而保密的信息披露制尽管保护了企业的业务、资产负债、股东与董事会构成等信息,却为第三方增加了交易风险。近年来,已有不少民营企业通过设立离岸公司,曲线上市。但它们相继遭受财务造假质疑,一部分已被证实存在商业犯罪行为。他们利用的正是“避税天堂”。

比如说,离岸金融中心可能成为企业虚增经营业绩、恶意上市圈钱的有力助手:在通常情况下,虚增经营业绩需要支付较高的税收成本,但如果企业利用离岸金融中心的优惠税收政策,就可以达到“吹牛不纳税”的目的。

此外,由于离岸公司无需公布其资产负债情况,社会公众和金融机构难以得知其真实债务水平。借助离岸公司这一工具,一家集团公司可以在整体债务水平较高的情况下,将其控制下的离岸子公司账面债务水平保持在较低水平,从而掩盖整体的高负债情况,继续圈钱、诈骗。

此时此刻,“避税天堂”已沦为“洗钱天堂”和“圈钱天堂”。

“天堂”期待披露信息

“避税天堂”、“洗钱天堂”、“圈钱天堂”……离岸金融中心的多重身份让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其亮“黄牌”。美国、英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已制定相应政策来限制本国企业在

这些离岸金融中心注册公司。例如,美国限制在出版物上刊登宣传“离岸金融服务”中介公司的广告;英国国家税务局则任命避税纠察员,将他们派往“作案猖獗”的离岸金融中心,追讨数十亿英镑的税款,打击向海外转移财产的活动。

越来越多的监管行动透露出一个动向:有条件地公开离岸公司信息、增加信息透明度已成为规范离岸金融中心的必要举措。随着国际经济生活的秩序化,国际社会不可能容许离岸金融中心继续享受无条件的信息保密。

马莎维尔斯介绍,如果英属维尔京群岛政府认为某公司账户涉嫌洗钱,当地最高法院会发出搜查令。此时,离岸公司的资料必须公开。如果资料证明公司已进行非法洗钱,英属维尔京群岛将撤销该公司的注册,并收回非法资金。而英属维尔京群岛金融和经济部部长罗尼·斯凯尔顿在上月中旬访问中国时也透露,将在适当的时候与中国讨论签署交换协议,以加强反洗钱、融资等方面合作。届时,中国企业如果有涉嫌洗钱、圈钱的行为,都将尽收中国监管部门的眼底,从而提高国内外监管的合力,共同规范离岸公司的资本流动。

同时,随着我国内地与离岸金融中心之间过境资本流动规模的上升,有关离岸金融中心资本流动的监管政策也有必要提上议事日程。有专家指出,目前我国的资本项目监管还存在着不对称且不全面的情况:对资本外流的监管严于对资本内流的监管,对内资机构的监管严于对外资机构的监管。有鉴于此,势必将资本内流与资本外流、外资企业与内资企业纳入统一的监测范围,提防利用离岸公司的形式从境外转嫁金融风险。具体操作中,银行业行业协会也可推动各家银行改善本地和异地间的信息交流,及时掌握离岸公司的总体资产负债结果,尽力提高离岸公司经营的透明度。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