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贸易资质规避术中小企业变身离岸公司

新闻 24

在资格限制一再收紧的压力之下,众多原从事进口铁矿石生意的中小贸易企业,纷纷走上了转型之路或者开始寻找新的操作渠道。其中一些公司开始采用设立离岸公司的手段来规避门槛限制。 ...

为规范铁矿石进口秩序,有关部门正计划进一步控制国内铁矿石贸易商数量
   本报记者姚峰上海报道
   在资格限制一再收紧的压力之下,众多原从事进口铁矿石生意的中小贸易企业,纷纷走上了转型之路或者开始寻找新的操作渠道。其中一些公司开始采用设立离岸公司的手段来规避门槛限制。
   从卖铁矿石转为卖电煤,张华(化名)的公司正面临转型。
   张华是上海一家国际贸易公司的部门经理,也是董事之一。这家贸易企业,虽然员工人数不超过10人,但2004年的利润却接近5000万元。
   张华坦承:"赚钱主要来自于铁矿石贸易。最高的时候,每吨铁矿石可以赚20美金。"
   张华的公司从铁矿石贸易中撤出是被迫的。
   2005年,钢协与五矿商会通过提高门槛,将中国的铁矿石进口商从425家一下子砍到118家,由70家钢企和48家贸易商组成。而张华所在公司由于没有达到"上年铁矿石进口数量在30万吨以上"的标准,失去了在国内进行铁矿石贸易的资格。
   目前,业内传出的最新消息是,为了规范铁矿石进口秩序,以在国际铁矿石谈判中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国家有关部门正计划出台措施,进一步控制国内铁矿石贸易商的数量。这意味者,更多的铁矿石贸易商将与张华公司一样,失去铁矿石进口资格。
   在资格限制一再收紧的压力之下,众多原从事进口铁矿石生意的中小贸易企业,纷纷走上了转型之路或者开始寻找新的操作渠道。
   铁矿石贸易商纷纷转型
   8月底,对于企业的铁矿石进口资质问题,五矿商会提出了2005年进口铁矿石数量达到70万吨以上、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以上,具有港口堆场等存储设施或国外拥有矿山投资等一系列新的标准。
   "我们这些中小铁矿石贸易商今后的日子将会越来越难过。"听到这个消息,张华感叹,"不过,也许早转比晚转好。"
   转型是痛苦的,至少刚开始是不适应的。
   在转战电煤贸易后,张华遇到的头号难题是运输问题。虽然张华表示自己在江浙的诸多电厂有过硬的关系,不过对于电煤供应链条中最为关键的运输环节,张华却表示自己无力解决。
   "我们不要坑口煤,供应方必须要自己负责运输到电厂码头。"江苏一家电力企业负责电煤采购的人士对记者说:"现在有煤的人很多,但却很少能够自己解决运输问题。"
   张华介绍,以前他们全公司的人都是做铁矿石生意的,现在只留了两个人进行铁矿石贸易,剩下的改行做其他生意,"我和另外两个同事组成了电煤事业部,另外还成立一个部门进行棉花的进出口"。
   对于以前的好年景,张华甚是怀念,"其实我们当时离30万吨的资质门槛就差一点点,2004年我们做了20多万吨的生意。"
   而张华的另外一些同行,则选择进行其他商品的进出口。
   在上海的临钢工业园区,几个大型的油库正在紧张进行着施工。
   油库的主人是张华的同行,张华介绍说:"他们和我一样,也是失去了进口铁矿石的资格,现在准备改行进行燃料油贸易。"
   而张华透露,有些资金实力更大的老板,已经开始在上海之外的南通、舟山等地进行石油储备投资,包括油库、码头和炼油厂等,"我听说,一个原来搞铁矿石贸易的温州老板在南通准备投资建立一个上百万立方米的油库。"
   张华对于这样的"大手笔"非常羡慕,但同时也保持了谨慎。
   他说,油库对资金和专业性的要求都比较高,同时石油来源也是一大问题。"南通这个地方没有深水港区,不适合停泊30万吨的原油油轮和6万吨的成品油轮。不过如果这家企业做油库,很可能是商业用途,比如与其他石油贸易公司或制造公司联手,将油库出租或者转卖给对方。"
   离岸公司规避资质门槛
   赚钱的生意不能再做了,张华很不甘心,但对于未来,他仍然不失信心。张华表示,"我们是民营公司,很灵活。"
   张华所在的公司,现在虽然只有两个人从事铁矿石生意,但今年上半年,还是累计做了近10万吨的铁矿石生意。
   进口资格已经被取消,这10万吨生意是如何做成的呢?对此,张华嘿嘿一笑,他说:"虽然我们没有资质,但是我们依然有办法继续做铁矿石生意。"
   张华的秘密就在于设立"离岸公司"。
   虽然张华所在的公司成立不过4年,做铁矿石生意不超过3年,但在这段时间里,还是累积下几家"忠诚客户"。"因为以前大家的合作都比较满意,这些客户认可我们,比较放心。"
   如果白白放弃这些客户,是一笔不小的损失。于是,张华所在的公司于2005年下半年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进行铁矿石贸易,主要就是为这几家客户供货。
   张华以前主要是从印度进口现货矿,在印度铁矿石供应上有一些稳定的渠道,新加坡公司从印度拿到这批铁矿石,然后委托国内有进口资质的企业倒一下手,也就是办一下进口手续,然后再送到钢厂手里。
   不过这个过程办下来,成本自然是增加了,手续费要占到总金额的1%。张华介绍,这个费用在去年来看并不算高,因为去年的时候我们每吨铁矿石能赚10美元左右,扣除手续费,每吨还是能赚8美元左右。
   但现在不行了,张华感叹,从7月份以来,铁矿石的价格一直在下滑,而且国内的铁矿石供应也在增加,现在每吨平均只能赚2到3个美元,再扣除手续费,基本上不赚钱。
   记者了解到,同张华的公司一样,在海外设立离岸公司,从事铁矿石贸易的企业并不算少,地点以香港和新加坡居多。而让张华觉得不甘心的是,那些符合资质标准的企业,就这样倒一下手,就可以赚到一大笔手续费。
   张华透露了他的一项新打算:"我们准备搬家,从陆家嘴的花旗银行大厦搬出来,租金太贵了。"对于同张华一样的众多中小贸易商来说,现在是最艰难的时刻,虽然他们对于渡过危机依然存有信心。



相关